外媒:因市场估值太低,WeWork或将IPO推迟到2020年

外媒:因市场估值太低 WeWork或将IPO推迟到2020年

9月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熟悉公司上市计划及近况的知情人士透露,WeWork母公司We Co.正在试图大幅降低其估值。虽然该公司计划上市,但其商业模式和公司管理方式遭到了广泛质疑。

 

We Co.正在考虑为其首次公开募股(IPO)定价,估值将在200亿美元左右,而且很可能处于低位。与该公司今年最后一次筹集私人资本时的470亿美元估值相比,这一数字还不到当时规模的一半。

 

据悉,上周We Co.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飞往东京,会见了该公司最大的投资者之一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及其投资团队成员。当时他们共同讨论了额外注资的可能性。

 

考虑的想法之一是,软银将是公司IPO的主要投资者,将消化掉We Co.计划约30亿至40亿美元融资的很大一部分。高管们还讨论了软银是否能再投资一大笔资金,使We Co.能够将其IPO推迟到2020年。

 

目前还不清楚软银最终是否会向We Co.投入更多资金。此前该集团的一些主要投资者一直不愿这么做。

 

过去一年,软银承诺以470亿美元的估值向We Co.投资40亿美元。软银还斥资10亿美元从We Co.员工和投资者手中收购了部分现有股票,当时的估值约为230亿美元。

 

潜在投资者对该公司及其承销商提出了有关巨额亏损、数亿美元的房地产交易以及涉及该公司和诺伊曼个人贷款的担忧。他们普遍对该公司接近470亿美元的估值存在质疑。

 

对We Co.的高管来说,潜在投资者的普遍质疑是一个令人意外的警钟。正因为如此,We Co.及其承销商考虑以远低于最初预期的价格筹集资金。

 

此前有报道称,We Co.计划在今年9月份上市,这比许多投资者预期的要早。虽然情况仍不明朗,但We Co.最早可能在当地时间下周一开始路演,向潜在投资者推介此次IPO。目前该公司尚未选择上市的交易所。

 

一些投资者质疑,如果经济放缓,We Co.的运营将如何支撑下去。许多人担心,明年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令We Co.上市更加复杂的是,由于投资者要应对美国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整个股市一直动荡不安。

 

很多现有投资者意识到潜在的公开投资者对We Co.的谨慎态度,因此主张将IPO推迟到明年。

外媒:因市场估值太低 WeWork或将IPO推迟到2020年

▲We Co.在招股书中披露了公司财务信息,伴随巨大增长的是巨额亏损

 

“我压根没有听到看涨的声音。”专门为投资者分析上市前公司的市场研究机构Triton Research首席执行官雷特·华莱士(Rett Wallace)表示。“有Uber的看涨者,有Lyft的看涨者,也有Snap的看涨者。但WeWork正在耗尽人们的激情。”

 

投资公司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的一项分析显示,在过去10年里,很少有风投支持的科技公司会在IPO时如此大幅下调估值,当然也有存在个例。2015年,移动支付公司Square首次公开募股时的价值较该公司最后一次私人融资时的估值缩水一半,这也是近年来公司上市估值调整最大的一次。数字存储公司Dropbox去年IPO时的定价略高于90亿美元,低于四年前通过私募获得的100亿美元估值。

 

复兴资本IPO市场高级策略师马特·肯尼迪(Matt Kennedy)说,虽然叫车服务公司Uber以及图片分享网站Pinterest的IPO估值均高于上一轮私募融资时的肤质,但它们仍大幅下调了所发行股票的个股价格。Uber在IPO时将每股股价下调了近8%,Pinterest也将股价下调了近12%。

 

目前,Uber、Lyft和Snap的股价仍低于其IPO发行价,但也有其他许多科技初创企业在上市后估值飙升。投资者普遍期望在他们认为具有巨大增长潜力的科技公司IPO中获得高额回报。

 

但不少公司的股价表现一直受到公司运营严重亏损的困扰,We Co.的损益表上也有大量赤字。随着该公司在销售和市场营销等领域的支出不断增加,截至今年6月份的12个月中的亏损总额为16.7亿美元,这种趋势与公司愿景完全相悖。

 

We Co.主要与房东签订租赁长期合同,对办公空间进行翻新并进行功能划分,然后再转租给其他公司。多年来,该公司的估值一直让房东和初创企业投资者感到困惑。相比办公空间提供商,该公司的估值更像是一家成本有限的软件公司。IWG是一家类似的公司,虽然增长速度较慢,但利润可观,它租用了数量相当的办公空间,但市值约为46亿美元,只有We Co.最近一次估值的十分之一。甚至在招股说明书提交之前,一些We Co.公司的前高管和现任员工就表示,他们正准备面对公司价值的大幅下跌。

 

当地时间周三,诺伊曼在与员工的全体会议上介绍了公司发展的最新情况。据出席会议的人士透露,诺伊曼开玩笑说,在就公司IPO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打交道的过程中让他理解了特斯拉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据悉,马斯克曾与美国证券监管机构进行过高调的斗争。

 

如果We Co.真的在下周一开始进行路演,最早将在9月底上市。该公司一直在与承销商就到底是9月份上市或等到10月份上市进行商讨,推迟到10月份可以让高管和银行家再多花上几周时间与投资者见面,继续解释公司业务情况。如果今年筹集到更多资金,We Co.也可能等到明年上市。

 

本周We Co.采取了一些措施,使其业务更受投资者欢迎。该公司增加了首位女性董事,并解除了一项曾引发质疑的公司与诺伊曼个人交易。

 

如果We Co.继续推进IPO,也将使得该公司的巨额债务融资继续增加。包括摩根大通和高盛集团在内的多家银行已承诺,会在公司上市时向We Co.提供至多60亿美元的债务,前提条件是We Co.通过IPO筹资30亿美元。

 

We Co.面对如此困境正值软银处于一个不稳定时期,目前软银正试图为第二只愿景基金筹集资金。规模1000亿美元的第一只愿景基金曾在2017年向We Co.投入了数十亿美元。鉴于第一只愿景基金的最大投资是Uber,We Co.在IPO中的糟糕表现将进一步损害愿景基金的声誉。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标签:

上一篇:“非洲手机之王”传音科创板注册成功,拟融30亿元

下一篇:估值腰斩、大股东软银也阻挡,一文解析WeWork争议的上市之路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